当前位置:富民彩票 > 公司简介 > 正文

凯迪股份高增长营收涉虚增 采购与成本核算疑点重重

03-12 公司简介

  更令人担忧的是,凯迪股份本是一家以自主创新为核心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企业,但却因专利技术问题又深陷诉讼的泥淖。招股书披露,凯迪股份目前存在两起悬而未决的诉讼案,其中一起为2018年9月Limoss US,LLC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凯迪股份及其子公司美国凯迪制造、使用、销售的线性驱动产品侵犯其专利号为:“10066717”的专利权,要求对侵权行为颁布永久禁令;另一起为2017年12月,LINK A/S将凯迪股份及子公司欧洲凯迪告上法庭,主张被告在德国销售、运输的一种电子升降设备侵犯其专利权(专利号为:EP1621055B1),要求停止在德国境内制造、销售和提供相关产品。

  凯迪股份在招股书披露其营业成本中直接材料金额为37201.65万元,占比74.31%。将采购总额与直接材料成本数据对比后,可推测出有7905.08万元的差额未完成加工、生产和销售,需要计入存货项目中,理论上应体现为相应规模存货相关项目的增加。

  招股书披露,在凯迪股份近两年营收高速增长下,其应收账款也在不断增加中。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应收账款分别达到9193.78万元、1.24亿元、1.94亿元和2.0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3.15%、21.98%、23.28%和36.64%,应收账款占比并不低且有增长趋势,凸显公司持续业绩增长更多地体现为纸上富贵。不仅如此,凯迪股份2018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还高达26.01%,在应收巨额挂账下,其应收账款的周转率要远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招股书披露,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凯迪股份所处行业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为17.36%、17.71%、16.24%、5.63%,而凯迪股份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却为4.39%、4.94%、4.96%和2.64%,相差了十几个百分点。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凯迪股份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75541.43万元,同时还需对冲掉已收到现金但尚未结转至收入的预收账款金额,在对冲2017年预收账款较上年同期增加的480.32万元影响后,与当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为75061.11万元。将含税营收与现金流数据互相勾稽,有14671.53万元的含税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入,差额部分在理论上是需要体现为经营性债权计入资产负债表中。

  当然,这一差异也不排除是凯迪股份使用了应收票据背书转让支付造成的,但令人不解的是,若真的存在如此大额的票据背书贴现,那为何招股书中却对此只字未提呢?况且,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应收票据金额分别为118.25万元、952.21万元、1103.58万元和1582.83万元,应收票据本身金额占比就较小。

  诸多风险因素缠绕

  此外,需要补充的疑点是,凯迪股份2017年销售费用也存在异常之处。整体来看,2016年、2017年公司营收实现42.16%、47.46%的大幅增长,按照常理,销售费用也会呈现出相应的增长趋势,可单从金额来看,2017年销售费用较上期虽有所增长,但从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来看,2015年至2017年的占比分别为2.11%、2.46%和2.17%,2016年随着营收的增长,销售费用占比增加了0.35个百分点,而到了营收进一步增长的2017年,占比却反向下降了0.29个百分点。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根据财务勾稽原理,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招股书披露,凯迪股份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83327.63万元(如表1),其中有45651.11万元收入来自境外,该部分实行免、抵、退税政策,因此一般情况下不需要考虑增值税的问题。考虑到当年境内收入公司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7%,则推算2017年含税营业收入金额达到了89732.64万元。

  存货和成本不匹配

  同样的逻辑分析,2016年、2018年上半年数据,发现2016年、2018年上半年凯迪股份采购总额与营业成本及存货之间的财务勾稽差异也分别相差了2681.04万元、1603.92万元。

  (本文已刊发于2019年3月9日出版的《红周刊》)

  同样的逻辑分析,2017年和2016年数据,发现采购数据与现金流及负债之间财务勾稽差异则要小得多。经计算,2017年含税采购金额与现金流及经营负债之间的差异为897万元,而2016年含税采购金额与现金流及经营负债之间的差异为1350.62万元。

  经营方面,凯迪股份毛利率也呈现出下滑态势。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凯迪股份毛利率为45.90%、39.87%和39.81%,对于毛利率的波动,招股书中的解释是由于原材料价格的变化以及汇率的影响。而凯迪股份2016年至2018年外销占比为54.07%、54.82%和49.44%,充分说明公司高占比的出口业务确实是受到了汇率波动影响的。数据显示,在这几年中,公司因汇率变动产生的损益为-1273.40万元、713.31万元、-509.2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出口业务还受到了贸易战的影响,在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期间,公司出口美国的销售收入为1.65亿元、2.12亿元和1.22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29.18%、25.45%和22.16%,数据占比情况说明美国市场对于公司经营业绩是有很重要影响性的,但不幸的是,招股书还披露,公司出口美国的产品均在加征关税清单之列。

  凯迪股份在产品、库存商品2017年末合计有8148.34万元,相较期初相同项目4525.33万元的合计新增了3623.01万元。进一步来看,虽然招股书没有披露各类产品存货的原材料成本情况,但若依据直接材料占营业成本的74.31%这一比例计算在产品、库存商品中包含的材料成本,则这两项目产品中新增的原材料成本大约为2692.26万元。显然这一结果要远远小于理论增加额6109.51万元,差异金额达到3417.25万元。

  可事实上,凯迪股份2018年上半年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为26585.58万元,仅比期初金额新增了1224.69万元,这与理论上应当形成的6349.79万元新增负债存在明显差异,这也意味着公司2018年上半年存在5125.10万元的含税采购金额既没有体现为现金流量的流出,也没有形成应付账款等经营性债务。

  常州市凯迪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凯迪股份”)是一家以线性驱动系统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为主要业务的公司,主要的线性驱动系统产品是由电动推杆、手控器、电器盒及其他配套零部件组成,目前多应用于智能家居、智慧办公、医疗器械、汽车零部件等领域。近期,该公司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首次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1250万股,募资约15.01亿元。

  凯迪股份如此的结算模式实质上表明其在供应链条中仍相对处于弱势地位,议价能力较差。而应收账款周转率低,则意味着公司的回款速度慢,在经营规模进一步扩张下,将对公司资金链提出更高的要求而使其承压,一旦资金回笼不及时,严重的可能会导致资金链断裂进而产生系统性风险。同时,若收款措施不力,巨额的应收账款也将面临发生坏账的风险,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文/刘杰

  资料显示,凯迪股份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有55203.95万元,其中27265.94万元境外收入不考虑增值税,因2018年5月起,增值税税率有所下调,若对这个期间境内收入的六分之四按原税率17%而其余六分之二按新税率16%计算销项税额,则上半年含税营收为59860.27万元。同期,公司54060.15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在剔除预收款项新增的374.03万元影响后,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了53686.12万元。新增债权方面,2018年上半年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为21810.57万元,坏账准备为1149.11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合计金额比较,新增债权1360.72万元。整体勾稽后发现,2018年上半年仍存在4813.43万元的含税营收没有获得相关数据的支撑。

  凯迪股份存货项目中包括原材料、委托加工物资、库存商品、在产品,若将金额较小的委托加工物资与原材料视为一同采购来的,那么2017年两项目的合计金额较期初相同项目金额增加了1852.31万元。此外,还应剔除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即2016年、2017年存货跌价准备金额267.50万元和210.76万元的影响,则存货项目中在产品、库存商品中存货的材料成本应相应增加6109.51万元才算合理,否则将与采购总额勾稽不一致。

  采购数据异常

  分析2016年相关财务数据间的勾稽情况,差异仅有81.22万元,基本一致。若2016年数据是合理的,则说明公司2017年、2018的营收是存在异常的,需要高度警惕。

  营业收入有虚增之嫌

  在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上半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 为26075.59万元,考虑到当期支付但不属于采购支付现金的预付款项减少额207.59万元影响,则与当期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达到了26283.18万元。以之与当期含税采购金额勾稽,则理论上应有6349.79万元未支付现金的采购需要形成新增负债。

  除营收和采购数据异常外,凯迪股份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营业成本和存货数据也可能是不真实的。

  《红周刊》记者进一步查看细分项目发现,销售费用中的运输费用同样存在蹊跷之处。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凯迪股份运费分别为840.08万元、1386.89万元、1808.13万元和1121.81万元。2016年、2017年运费增速分别为65.09%、30.37%,与同期营收增速对比,2017年营收增速超过2016年5个百分点,然而运费的增速却不敌2016年的一半。需要注意的是,公司的主要产品为线性驱动系统产品,照常理其运输费用应与对外销售情况高度正相关的,而2017年营收增速却与运输费用增速存在不配比的情况,再考虑到2017年营业收入方面财务数据勾稽差异高达7155.31万元的情况,则进一步说明该公司2017年的营业收入是有虚增嫌疑的。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凯迪股份近几年经营业绩表现喜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97亿元、5.65亿元、8.33亿元、5.52亿元,其中2016年和2017年的营业收入均实现了高速增长,同比增速分别高达42.16%和47.56%;分别实现净利润0.85亿元、1.63亿元、1.47亿元、1.35亿元,其中2016年净利润同比增速达91.21%。然而就在凯迪股份2016年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增收,且2017年营收增速仍维持在47.46%的情况下,其2017年的净利润却反向下滑了9.92%,陷于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更为重要的,《红周刊》记者在仔细分析其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时发现,该公司2017年高速增长的营业收入还存在一定的虚增嫌疑。

  总而言之,凯迪股份的存货与营业成本连续多年存在大额异常情况,如此情况,是需要公司给出一定合理解释的。

责任编辑:陶然

  在梳理该公司招股书时,《红周刊》记者发现,凯迪股份看似亮丽的业绩背后暗含了诸多经营上的风险,不仅高速增长的营业收入没有获得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撑,有虚增之嫌,且公司的采购数据、存货、成本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同样也是疑点重重。

  对于应收账款周转率明显偏低的问题,凯迪股份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系可比公司的销售模式、客户结构以及主要产品与公司存在差异所致。”然而,《红周刊》记者梳理资料过程中发现,三家可比公司中,捷昌驱动80%业务为外销,对于外销的新客户签单时需预付全部款项,针对重要客户信用期为1~2月;乐歌股份给予家电厂商信用期为1~2个月,电商客户为15~30天,且电商客户占比逐年增高;力姆泰克为分段式收款政策,少部分客户先发货后收款,其在发货前就能够收到绝大部分甚至全部货款;而凯迪股份的回款政策则是给予客户1~3个月的信用期,对于小规模的新客户采取预收款结算。相较之下,凯迪股份的信用期限最长,并且查看其预收款情况,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预收账款为144.92万元、166.89万元、647.31万元和1021.24万元,平均仅占营收比重的0.01%,占比甚微。

  除了营业收入方面数据存在勾稽异常外,凯迪股份采购方面数据也存在较大金额的异常。

  总的来说,凯迪股份2018年上半年采购金额出现明显偏差是需要高度警惕的。

  《红周刊》记者发现,这已不是凯迪股份第一次被LINK A/S告上法庭了,早在2014年11月,LINK A/S公司及Linak U.S.,Inc.就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起诉凯迪股份子公司凯迪有限、美国凯迪,称其侵犯了LINKA/S公司专利号为“NO.7471020”的专利权。2015年12月,双方达成和解,子公司凯迪有限表明:“将不会在美国制造、使用、销售、提供销售、进口或推销KDHCT001产品,直到专利的最后一项权利要求终止。”前次的专利权风波使得凯迪股份不得制造、销售相关产品,对其经营业绩已经造成严重打击,而此次专利权的纠纷结果如何,目前还尚不能知晓,但倘若败诉,显然又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明显不良影响。

  来源:红刊财经

  翻看资产负债表,凯迪股份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有20500.64万元、坏账准备有1098.32万元,两个项目合计比期初金额仅新增了7516.23万元。显然,这一结果要远远小于前述的14671.53万元的理论债权,差值达到了7155.31万元,也就是说,公司还有7155.31万元的含税营收在2017年既没有获得现金流入,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

  招股书披露,凯迪股份2017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6770.52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15.01%,由此推算出2017年全年的采购总额应为45106.73万元(如表3)。根据财务一般原则,采购总额除需要结转到营业成本部分,余下未结转的则会留存在存货中,导致存货规模增加。

  凯迪股份是一家以自主创新为核心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企业,但却深陷专利权诉讼旋涡,更为重要的是,其高速增长的营业收入不但没有获得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撑,反而有虚增的嫌疑。同期,公司的采购数据、存货、成本间勾稽情况也存在很多让人难以理解之处。

  招股书披露,2018年上半年凯迪股份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3728.55万元(如表2),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的13.33%,由此可推算出这一年的采购总额达到了27971.12万元,若考虑2018年5月起相关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至16%的因素,则可估算出公司含税采购金额达到了32632.97万元。

  同样的逻辑分析2018年上半年和2016年的数据,发现其2018年也存在数千万的差异,而2016年则基本合理。